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时评丨“爱心妈妈”跌落神坛背后的真问题

2019-6-23 08:55:52

来源:东方网 作者:左崇年 选稿:郁婷苈

  2019年6月19日上午8时30分,“爱心妈妈”李利娟出现在武安市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这是自去年被警方控制后,她第一次公开现身。李利娟曾因收养弃婴被评为“感动河北”人物。如今坐在被告人席上的她,被控涉嫌扰乱社会秩序、敲诈勒索、伪造公章、职务侵占、诈骗五宗罪。李利娟的辩护律师将对其进行部分有罪辩护。(6月22日《新京报》)

  “爱心妈妈”李利娟曾经创办了闻名全国的河北“爱心村”,李利娟曾因收养弃婴获评“感动河北”人物。如今,“爱心妈妈”确是名副其实的“狼外婆”,涉嫌五宗罪而站在被告席上,等待她的将是法律的制裁。但是问题并没有画上圆满的句号,而是舆论沸腾,且留下一串大问号亟待拉直。

  1996年,李利娟在武安市上泉村一处矿井上创办了“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同年她收养的第一个孩子5岁的四川籍孤儿,然而这个“爱心村”确是没有资质非法的组织,李利娟却摇身一变成为河北的“感动河北”人物的“爱心妈妈”等荣誉加身。然而,这个“爱心妈妈”却被当地村民称为“沾边赖”。据当地村民介绍,李利娟是村里出名的“地痞”,多年以来,她打着“爱心”的旗号从事敲诈勒索,勾结黑势力占人田地,拒绝配合警方提取孤儿DNA,“爱心村”完全就像是“独立王国”。

  一时引起舆论哗然。网络上有帖子举报她收养弃婴,是为了套取低保资金,还把收养的孩子作为敲诈勒索的工具,上泉村村民认为,孩子们就是李利娟的“武器”。常常带着孩子们闹事,敲诈医院。当地人习惯称呼她“四姐”或“四霞子”:敲诈商户、勒索政府、欺负村民的事例很早就在武安传开了。有人给她起了外号:沾边赖——被她沾上边,她就赖上你。“四霞子在武安嚣张了很多年,每次有事情谈不拢,她就说要带孩子们去家里住几天。”

  “爱心妈妈”跌落神坛,给了我们很多深刻反思。按照民政部的明文规定:社会组织和个人兴办以孤儿、弃婴为服务对象的社会福利机构,必须与当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共同举办。社会福利机构收养孤儿或者弃婴时,应当经民政业务主管部门逐一审核批准,并签订代养协议书。然而从2016年起,李利娟就拒绝到民政部门进行年检登记。长达21年的非法组织竟然没有人过问,没有人监管,好几十名孤残儿童就是这样在一个非法组织里被稀里糊涂收养。

  更让人不可思义的是,“爱心村”几乎成了武安的“独立王国”:安全检查进不了门,公安机关采不了血,甚至对消防整改通知书也拒签……“爱心村”成为一个被“爱心”裹挟、不可触碰的“禁区”。李利娟三年拒绝年检,不买有关部门的账,武安市民政、教育、公安等部门却一路为她“开绿灯”。“爱心村”成了阳光照不到的角落,法外之地,以致李利娟有恃无恐,变得胆大妄为,其所收养的残疾儿童、孤儿等竟成为了她骗取“善款”的“敲门砖”。她在社会上骗取一些荣誉,敲诈勒索一些钱财,从而达到敛财的目的。光缆需要通过李利娟的“爱心村”上空,她就以“光缆辐射儿童造成伤害为名”对该企业索要10万元钱“爱心捐款”;以“电梯不稳”敲诈武安市某宾馆17万元;到医院住院,以药物过敏为由,又诈了12万……

  人们不禁要问:难道这么多部门管不了一个李利娟?难道李利娟不在地方政府管理之下,可以不受法律约束?这是不想管,不愿管还是其背后有什么难言苦衷或利益纠结?“爱心村”究竟被什么裹挟?背后是失职渎职,还是有什么猫腻?明知不合规,却选择默许,“爱心村”的问题也是基层治理的问题。面对不合法的“爱心村”、李利娟的个人影响力、村民的惯性思维这些交织在一起的问题,基层管理部门没有尝试去理顺彼此之间的关系,而是任由其盘根错节地发展,最终为“爱心村”构建了一套无形屏障的“独立王国”,外力无法介入,问题越积越深。面对依然固化的地方风气,基层管理尤其要深入进去,找到问题根源,“搅活”默认模式。

  

188bet uedbet 威廉希尔 明升 bwin 明升88 bodog bwin 明升m88.com 18luck 188bet unibet unibet Ladbrokes Ladbrokes casino m88明升 明升 明升 m88.com 188bet m88 明陞 uedbet赫塔菲官网 365bet官网 m88 help
188bet www.188bet.com bwin 平博 unibet 明升 188bet uk Ladbrokes 德赢vwin 188bet m88.com w88 平博88 uedbet体育 188bet 188bet 威廉希尔 明升体育app 平博88 M88 Games vwin德赢 uedbet官网 bodog fun88 188bet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